快捷搜索:  名称  美食  as  名称[0]  xxx  php://input  phpinfo();  phpinfo()

起底郭文贵:从农民到资本大鳄 为多名高官设局

  来源:新京报

  19日,外交部在新闻发布会上证实:国际刑警组织已经向犯罪嫌疑人郭文贵发出了红色通缉令,也就是“红色通报”。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从权威渠道获悉,目前,郭文贵及其相关人员涉嫌多宗犯罪,包括挪用资金、骗取贷款、骗购外汇、非法拘禁、销毁账目和会计凭证、侵犯隐私等,其中所攫取的巨额资金部分通过地下钱庄转往境外。

  他所牵头的“盘古会”一度聚拢了多名高官巨贾,包括国家安全部原副部长马建、河北省委原常委、原政法委书记张越等,交织了一副令人难以想象的利益之网。

  时间已过去两年八个月了,50岁的郭文贵自第四次海外逃亡后就再未涉足盘古大观。

  这座毗邻国家体育场鸟巢和水立方的龙形建筑,过去几年里,因郭文贵的神秘性以及其牵头的盘古会而知名度陡升,成为郭文贵鏖战京华商业扭曲的缩影。

  他从一个农民,成为福布斯胡润百富榜上有名的资本大鳄,在关于他的传闻里,却包涵了资本市场里未尝败绩的郭氏并购和资本转移案例,动辄数以亿元计的造富能力,从结盟到反目的高官围猎能手,利用色诱、偷拍获取寻租权力的香艳故事。

  在这些暗黑交易中,他就是那个躲在权力的霾影里的幻影,一个性格多面,难以捉摸的操控者。在盘古公司多位前任高管眼里,郭文贵是“人情味很浓”,又会随时翻脸的“独裁者”;既是虔诚的佛教徒,又曾性侵女员工;“恩人”马建则如此评价他:没有道德底线,对有帮助的人员挥金如土,讲义气;曾经的合作伙伴认为郭文贵巧取豪夺,“心狠手辣,谎话连篇”,“只有新朋友,没有老朋友”。

  多次,郭文贵将帮助他的人送进监狱,完成对巨额资本的抢夺,尔虞我诈,形如大片。

  两个贵人

  郭文贵在资本市场纵横驰骋,离不开两个大贵人马建和张越,分别为国家安全部原副部长和河北省委原常委、原政法委书记。郭文贵在“国家安全”和政法权力的幌子下总能逢凶化险,屡屡有斩获。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独家获得马建一段长达28分钟的供述视频,马建表示,他和郭文贵在2006年左右经工作结识,从2008年到2014年,他多次为郭文贵给予帮助。

  马建称,2008年左右,郭文贵在建设金泉广场写字楼时增加容积率,北京市规委要对违规建筑处罚。按照处罚最高的规定可以拆除这些建筑,郭文贵因此会面临几个亿的损失,他派人以国安部的名义,给北京市规委发函,希望北京市规委,在不严重影响郭文贵公司利益的情况下,依法作出处理,北京市规委将情况报给时任北京市副市长,经批准,最后只对郭进行了罚款处罚,为郭文贵挽回了数亿元的损失。

  2010年前后,郭文贵向安全部门反映其公司一名叫曲龙的高管曾帮其代持了一些资产,但曲龙之后不但不归还这些资产还敲诈郭文贵,马建派员到河北跟时任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越口头汇报,很快张越决定由承德公安立案,为了让河北更加名正言顺的立案,马建派员以国家安全部的名义,给河北省公安厅发函,说明郭文贵是安全部门的工作关系,为国家安全工作作出过贡献,后正式立案,对曲龙抓捕,最终曲龙被承德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5年。

  2012年左右,河南商人谢建生以曲龙和郭文贵诈骗他为由报案,被焦作立案调查,马建又以国家安全部名义,跟河南经侦总队沟通,之后焦作公安确实没再找郭文贵的麻烦。为了掌握谢建生的动向,马建违规派员对谢建生短信、话单进行调取,监听一年。

  在民族证券收购过程中,为了获得首都机场持有的民族证券股份,马建以国家安全的名义多次发公函并派人前去协调,迫使首都机场、北京产权交易所等单位为郭文贵接手民族证券提供便利。

  “先派了安全部某处处长高辉去谈,首都机场的张志忠态度很冷淡。过了一段时间,听郭文贵说把张志忠抓了,就是高辉抓的,他说‘跟我斗的人都没有好下场’。”时任民族证券董事长赵大建说。

  最终,郭文贵如愿以偿,逼退各方竞争对手,让民族证券落入囊中。

  此外,马建还动用国安关系为郭文贵大量删除网络负面报道,威胁报道记者,调查对立公司的账目情况。

  在政商资源的兑换中,马建也得多了好处。

  马建透露,2010年左右,他与二姐购买郭文贵开发的金泉家园6套房产,以借的名义拿了600万元。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