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名称  美食  as  名称[0]  xxx  php://input  phpinfo();  phpinfo()

雄安新区“千年大计”出台前 一个关键人物落马

  4月1日以来,中央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将设立河北雄安新区的消息,引发高度关注。新华社用“千年大计、国家大事”这8个字,阐述设立河北雄安新区的意义。

  “政事儿”(gcxxjgzh)注意到,就在设立河北雄安新区这个千年大计宣布前四天,也就是3月28日早8时许,河北省纪委通报:保定市雄县原县委书记吴亚飞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审查。

  “政事儿”发现,官方宣布吴亚飞被调查时,这位雄安新区三县之一的原任“父母官”,正好“消失”了100天。

  据雄县政府官网显示,去年12月18日下午,该县召开全县领导干部大会。会上通报,经河北省委批准,保定市委决定:万树军同志(原任雄县县长)任中共雄县县委书记,吴亚飞同志不再担任雄县县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

  官网称,在会上,吴亚飞表示坚决服从组织决定,坚决拥护组织决定。

  吴亚飞当时说:在雄县工作三年多来,得到了各位领导和同志们的鼎力支持和配合以及大家的关心和帮助,在此,感谢县级班子成员和广大领导干部以及各条战线的同志们一直以来的支持帮助,也感谢全县人民的理解信任!

  吴亚飞生于1964年2月,卸任雄县县委书记时52岁。不过,官方一直没有宣布其卸任后的去向,直到3月28日通报,吴已因违纪被调查。

  老同事犯受贿罪一审获刑5年

  “政事儿”注意到,雄县是吴亚飞的第五个工作地。

  1980年至1982年,吴亚飞曾在保定师范学校学习两年,毕业后回到老家保定顺平县,曾任顺平县台鱼公社团委书记,后在顺平县委宣传部、县委办公室工作。不久后进入保定地委组织部,历任科员、副科长、科长。保定升格为地级市后,他继续在保定市委组织部工作,曾任研究室主任,后又任保定市委副县级组织员。

  2002年,时年38岁的吴亚飞离开保定市委,出任保定市清苑县委副书记,从此开始了14年的县官生涯,曾任清苑县长(2008年至2011年),河北定州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长(2011年至2013年),保定雄县县委书记(2013年至2016年)。

  “政事儿”发现,吴亚飞卸任定州市长时,定州正经历一个“大事件”。

  当时,定州被列为河北首批省直管县(市)体制改革的两个试点之一。

  2013年6月20日,定州召开全市领导干部大会,会上宣布了《中共河北省委关于定州市调整为省直管县(市)后市级领导班子有关成员的通知》。曾任唐县县委书记等职的李军辉,任定州市委委员、常委、副书记,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吴亚飞另有任用。

  4个月后,吴亚飞获新任命,出任雄县县委书记。

  “政事儿”注意到,担任清苑县长、定州市长期间,吴亚飞的公开信息并不多,一般都是主持市政府常务会、调研考察等常规活动。值得注意的是,在清苑、定州工作期间,吴亚飞跟两个落马官员有交集。

  其一是李宁太。2000年至2003年,李曾任清苑县政府副县长。吴亚飞跟李宁太共事了大半年时间。2004年9月,李宁太被带走调查。2015年3月,检方以李宁太涉嫌受贿罪、滥用职权罪,提起公诉。

  其二是崔立新。公开履历显示,2000年至2003年,崔曾在保定市委工作,先后担任保定市委办公厅副主任,保定市委副秘书长。而吴亚飞曾于1998年至2002年,任保定市委副县级组织员,两人曾在保定市委共事2年。

  此外,两人还曾“交接棒”,吴亚飞离开清苑县来到定州时,接替的就是崔立新的岗位,崔曾任定州市长。

  去年8月,崔立新已因受贿罪,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人民币220万元,一审被判处5年有期徒刑。

  判决书显示,崔立新离开定州、转任高阳县委书记后,仍然“帮助”行贿人在定州办事。一名向他行贿50万元的供水公司老板,就在他的“帮助”下,跟政府签下了特许经营协议。

  那么崔立新卸任定州市长后,仍能在定州办事,是否有吴亚飞的“助力”呢?官方暂未公开任何信息。

  巡视组查出的多个问题

  “政事儿”注意到,吴亚飞担任雄县县委书记三年间(2013年10月至2016年12月),公开信息依旧不多。以2016年为例,雄县政府官网中,其出席各类活动的报道大约只有10余条,出席会议、调研、会见来访的客人、参加义务植树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