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名称  美食

揭反腐新书中“有原则”贪官:一般人钱我不收

戴建华受审

戴建华受审

马超群上了中纪委专题片

马超群上了中纪委专题片

汤少波

汤少波

符涛生

符涛生

  原标题:揭秘反腐新书中“有原则”贪官:一般人的钱我不收

  (法制晚报记者张莹编辑岳三猛)近日,因正部级落马高官自述与女明星情史,口述体反腐纪实文学《追问》走红。

  先期拿到该书的观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u)记者发现,其中有个叫李立青(化名)的市委副书记很有意思:他只收熟人的钱,一般人的钱物都退了,以至于被双规之前还被认为是个清正廉明的干部。

  其实,这种自诩很有“原则”的清官伪装者并不少,个别甚至搞出“三个不收”:数额太大的、关系不太熟的、看不顺眼的,统统不收。

  对于这种有“鸵鸟心理”、试图确保安全的熟人贿赂,专家建议进一步厘清权力边界,净化畸形的官员“朋友圈”。

  贪官自述:一般人的钱不会要

  3月23日晚,由中央党校出版社出版的口述体反腐纪实文学《追问》,举行新书发布会。作者为中国作协会员丁捷,他还是江苏省属某文化单位的纪委书记。

  3月25日,丁捷在做客观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u)直播间,接受《玉言》栏目采访。他从中纪委和省纪委提供的633个案例中,遴选出28个以上地厅级与省管干部违纪违法典型,最后成功与他们接触。与其中13人面对面长时间交谈,获得了数十万字关于他们人生道路、心灵历程和灵魂语言的第一手材料。最后,又从中选择8位典型,进行深度记述。

  在本书的第二部分《无法直立》中,丁捷写到了这样一名落马干部:某个市的政协主席李立青(正厅级)在担任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和市委副书记的6年时间里卖官卖爵,并为煤矿老板、开发商等大开方便暴富之门,伙同妻子、女婿等亲属受贿4600余万元,最终被判处无期徒刑。

  在接受采访时,李立青说他和妻子只收一个叫许博士及其关系户的钱,不扩大范围。“一般别人来找我办事,给点香烟给点酒给几张衣服券超市卡什么的,我几乎都退了。给我钱,我更是不会要。”至于原因,他表示,自己不想为这些小恩小惠替人家做事,还弄得满城风雨一身贪名。

  至于商人许博士,他的定义是“自己人”——后者不但幕后操作帮时任教师的李立青成功谋到市府秘书处干部一职,还进一步将李立青推到正厅级职务上。于是,许博士趁着李立青女儿结婚时,一把送上888万元,后者也就笑纳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此时的李立青就变成了这个商人的木偶,安排诸多他推荐的人进入领导岗位。

  可笑的是,表面清正廉洁、好干部的李立青之所以倒下,正是因为许博士的举报。后者觉得李立青拿了钱却不听话,推荐个干部常常不爽快安排,就不高兴了,设计一个买官圈套令其落马。

  其中一个细节是,当李立青风闻自己被调查时,找到行贿近2000万的许博士,要求其就说两人只有几顿饭的来往。结果对方没等他说完就大声开骂:“姓李的,去你妈的,你当我跟你一样弱智啊!”

  贪官“讲原则”:不办事不收钱

  观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u)记者发现,不少贪官和《追问》所记述的李立青有着类似的特点:利益交换总是限定在周围一小撮非常熟的“朋友”中,显得受贿很有“原则”。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们掩耳盗铃,妄图将人情当成一张“遮羞布”。

  据《浙江日报》报道,2012年,温州市房产管理局龙湾分局原局长戴建华走上法院的被告席。据披露,戴建华第一次收钱,就是来自他的一位哥儿们韩某。他帮后者顺利租到店面,比市场价便宜很多。事后,韩某给戴建华送去1万元,戴建华觉得这是朋友间的相互帮助,就欣然收下。

  接下来几年内,戴建华又利用职权“热心”的帮助了几位朋友,例如:将装修工程承包给熟人、“帮忙”酒店摆平违规装修问题、帮助违章的建筑得到安置费用等,并在事后得到朋友的感谢费。

  与戴建华类似,南京溧水原副县长汤少波也只收熟人的钱,而且更为小心谨慎。有三种情况他是不会收受贿赂的:一是数额太大的不收;二是关系不太熟的不收;三是看不顺眼的不收。因此汤少波有了“三不干部”之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